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 新闻资讯 >

乌拉特前旗法院帮非法放贷公司追债,“口头”查封棚户改造区内建筑物?

来源:未知编辑:仪仪2021-10-11 10:02点击:

孔二元生在农村,一路打拼,好不容易在南方赚了点钱,回到家乡乌拉特前旗,想在棚户区改造中给乡亲们做点贡献,谁知没有靠山的他,接受政府委托拆迁项目地块后,在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过程中,被乌拉特前旗法院扣了一顶“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”的大帽子而身陷囹圄。一个帮助困难居民“出棚上楼”的项目,怎么会惹出这么大的祸患?

棚改区内有家债务缠身的面粉油脂厂

事情还得从十年前说起。

2010年,乌拉特前旗国土资源局将位于乌拉山镇东兴大街以南、物资路以北、红卫路以东、居民区巷道以西这片棚户区物业所有权收回,按照国务院的棚户区改造政策,开始规划实施大规模的棚户区拆迁建设。

2011年,孔二元的巴彦淖尔万通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简称万通源公司)拿到了这一棚户区改造民生工程,与乌拉特前旗政府签订了棚户区改造协议,同时,办理了“棚改”项目的所有手续,之后一步一步地开始征收拆迁改造。

孔二元是个农村娃,做过豆腐、卖过小鸡、种过河头地……他从小摸爬滚打起家,做啥事情都按部就班的来,从来不敢胡来。就是这么一个性格内向沉稳的企业家,为他量身定做的陷阱正在挖掘。

在万通源公司的棚户改造区内,有一户乌拉特前旗凯卓面粉油脂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面粉油脂厂),面粉油脂厂的土地房产属于张某和刘某某共同所有,整个厂区占地大约50亩,张某占1/4,刘某某占3/4。

2013年1月,张某和刘某某找到孔二元,和他恰谈整体拆迁面粉油脂厂的事。2013年1月10日,双方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,协议商定包括土地和建筑物在内,万通源公司一次性补偿面粉油脂厂4000万元。协议签订了,面粉油脂厂的厂房与设备却不能动。原来张某和刘某某的厂房和设备都做了抵押贷款。

在签订拆迁协议前,面粉油脂厂用厂区作抵押,向包括乌拉特前旗农商行在内的多个银行贷了几笔款,合计贷款金额达1770万元。孔二元承担了这些贷款,剩余2230万元补偿款置换新建商住楼。达成协议后,孔二元开始支付贷款的利息,还支付了张某和刘某某500万保证金。

孔二元以为这样做了,面粉油脂厂的征拆工作就会顺利实施,但事情远远没有那么单纯,面粉油脂厂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,揭开这个盖子,祸害与魔鬼就出来了。

2013年3月,乌拉特前旗金鑫诚信担保公司(以下称“金鑫担保公司”)一名员工找到孔二元说,面粉油脂厂的张某在金鑫担保公司有借贷,让孔二元到乌拉特前旗法院参与协商。

何谓担保公司?百度百科上讲,个人或企业向银行借款时,银行为降低风险,不直接放款给个人,而是要求借款人找到第三方(担保公司或资质好的个人)为其担保。《融资担保公司暂行管理办法》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融资担保公司不得从事“吸收存款、发放贷款、受托发放贷款、受托投资……”业务,写到这儿,问题出现了:金鑫担保公司涉嫌非法放贷,监管部门没有发现吗?

我们再把话题拉回来,面粉油脂厂的张某在金鑫担保公司有900万元贷款,尽管他已经还了1200多万元,金鑫担保公司通过法院执行了两位担保人500多万元的资产……但金鑫担保公司仍然抓住张某不放。孔二元认为,这笔贷款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张某欠金鑫担保公司的贷款,金鑫公司应该请求法院执行张某从万通源公司置换到的房产。

孔二元与面粉油脂厂的另一位股东刘某某也是“朋友”,2013年4月,在刘某某的一再邀约之下,孔二元又去了乌拉特前旗法院参与协商,时任副院长胡某和执行局长薛某某主持协商,但金鑫担保公司法人杨某和面粉油脂厂张某没有达成协议。

法院协商失败,孔二元既不是这笔贷款的担保人,也不是这笔贷款的借款人,他和这笔贷款没有任何关系,所以他也没再理会这档子事。棚改是国家政策,资金是国开行配套,拆迁是政府委托……这么说吧,整个棚户区改造项目区,任何人任何单位都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挠。所以,孔二元还是一门心思想把棚改项目尽快完成。但是,他想错了,金鑫担保公司敢违规高利放贷,这么多年不被监管部门查处,金鑫担保公司背后的靠山有多大?后台有多硬?

法官“口头”通知就能查封资产

法官说,2013年6月21日,在金鑫担保公司申请下,乌拉特前旗法院“查封”了面粉油脂厂属于张某的部分房产,法院的这个“查封”之说,是在2018年旭日小区建成后。既没有法律文书,也没有贴过公告,没有贴过封条,没有给政府拆迁办下过通知,也没有给万通源公司下达过协助执行通知书,完全是法官在事后凭“嘴说”。孔二原说:“我至今没有见到查封面粉油脂厂张某财产的法律文书,也没有看见法院查封的公告和封条”。

事实上,按照《物权法》的有关规定,涉案地产、房产自被政府决定征收拆迁后,地产、房产的物权自征收决定生效之日就灭失了。面粉油脂厂负责人张某已经和孔二元达成了补偿协议,他名下的面粉油脂厂的物权就已经灭失。也就是说,孔二元已经得到了该厂区的产权,他完全可以依法拆迁。

孔二元的万通源公司项目是棚户区改造,是关乎千家万户居民住房的大事情,法院在帮助金鑫担保公司追讨债务时,不能简单地查封棚户区资产,影响民生工程进度。何况张某有资产,法院可以执行张某的拆迁款项和置换到的房产。

按照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查封、扣押、冻结财产的规定》,法院查封当事人的资产,应该做到“张贴封条,公告查封”等。而乌拉特前旗法院在这次查封当事人资产时,严重违反了最高院的有关执行规定:不贴公告,不拍照片、不贴封条。

法官说,通过电话口头通知了孔二元面粉油脂厂被查封。孔二元却坚持说,法官在造假说谎。他说:”如果我知道张某的厂房被查封,就会委托律师提出执行异议,法院的查封就不会成立。”孔二元认为,法院的法官与金鑫担保公司合谋设局,算计他的财产。

明知道面粉油脂厂纳入了政府棚改项目,明知道该地块已经被征收,法官仍然以“口头”的方式对政府的民生工程“查封”,胆子来自何方呢?

时间拉回到2013年8月,孔二元与一家拆迁公司达成协议,拆除面粉油脂厂属于刘某某的部分房产,拆除工作很顺利。金鑫担保公司杨某也雇人拉张某厂房里的大型设备,因为设备从门口出不来,他们就拆除了一部分房屋。

面粉油脂厂属于张某的那部分厂房被破坏了,法官过去查了一下,之后就没了下文。面粉油脂厂张某的房产,一直拖到2016年,也就是说,在3年之后,乌拉特前旗农商行按照优先受偿权,开始拍卖张某在面粉油脂厂的厂房,三次流拍后,农商行收回了面粉油脂厂属于张某的那部分房产,因为不够抵顶债务,张某又给农商行写下了200万元的欠条。为了尽快完成棚改项目,孔二元从农商行把这部分房产与土地买了回来,拆除后开始建设旭日花园小区。

此后一段时间内,一直相安无事。直到2018年,旭日小区建成后,一顶“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”的大帽子向孔二元飞来。乌拉特前旗法院的法官找到孔二元说,孔二元犯了“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”。孔二元得知后很气愤,他是依法拆除面粉油脂厂张某的那部分厂房,那部分厂房已经被他合法征收,怎么不能拆除呢?

民营企业老板身陷囹圄

棚户区改造期间,一直很平静,金鑫担保公司好像忘记了张某的欠债。2017年1月31日,旭日花园小区建成,祸患也随之来了。面粉油脂厂负责人张某因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被立案侦察;2018年10月,孔二元也被警方以同样的罪名立案。

孔二元不认罪。2019年6月20日,乌拉特前旗法院依照金鑫担保公司提供的面粉油脂厂房损毁的照片,和几名证人的证言,认定孔二元犯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,判处孔二元有期徒刑1年3个月。

一审宣判后,孔二元不服,当庭提出上诉,2020年1月14日,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院作出二审判决:孔二元犯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,但主观恶意较小,社会危害不大,撤销乌拉特前旗法院对孔二元的量刑部分,免于对孔二元的刑事处罚。

孔二元被拘留7个月,免于刑事处罚释放。二审宣判前,孔二元还在坚持自已没有罪,他不想背一辈子黑锅。但是,考虑到家人的担心和公司的状况,农民工的工资需要支付,棚户区改造的贷款需要偿还,他最终妥协了。他说:“我就同意了有罪免于刑事的处罚,咱就是一个农村娃,斗不过人家法官啊!”

免于刑事处罚释放后,孔二元本以为“不再有民事追究”,但是,过了8个月之后,乌拉特前旗法院又传唤孔二元,给孔二元和万通源公司下了一个执行裁定书,还下了一个《责令责任人追回财产通知书》,限期3天追回财产:“逾期拒不追回,本院将裁定你及你单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,并视情节轻重,对有关负责人或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、拘留;构成犯罪的,追究刑事责任。”目前已经查封孔二元万通源公司价值1500万元的房产。

俗话说,“老实人不常恼,恼了不得了”。这次,老实人孔二元不想再息事宁人,他决定利用法律武器维权。

据悉,金鑫担保公司在当地放贷多,在乌拉特前旗法院打官司更是“常胜不败”。一个涉嫌非法放贷、利滚利、砍头息、利息当本金的所谓担保公司,为什么能得到乌拉特前旗法院的如此厚爱?

我们先不说这些放贷的钱来自哪里,背后的支持者又是哪些人?单就乌拉特前旗法院的法官这种认真负责精神,就很令人质疑。法官们在全心全意地为非法放贷公司服务,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内在动力,纪检监察机关应该追查一下。

标签:

评论